作品資料

零 ~刺青之聲~

零 ~刺青の聲~

Fatal Frame III: The Tormented

  • 主機平台:PS2
  • 遊戲類型:冒險
  • 發售日期:2005-07-28
  • 遊戲售價:¥ 6800
  • 遊戲人數:1人
  • 作品分級:CERO C

圖片影片

攻略百科

目前沒有建立攻略選單。

作品相關新聞

【E3 2005】《零:刺青之聲》畫面公布

  TECMO 知名恐怖遊戲零系列的最新作品《零:刺青之聲》將在 7 月 28 號發售,這一次的 E3 展中也展出了大量的遊戲畫面。  這一次跟過去一樣主角是使用照像機把惡靈拍到像機之中,這一代有兩個主角可供玩家操控,操作的模式跟過去的差異不大,恐怖的氣氛比起前兩代的作品可以說是增添不少,效果的營造或是整體畫面呈現出來的效果也多有進步,喜歡這一系列的玩家千萬不能錯過。 ...繼續閱讀

哈啦板精華文章

【攻略】零~濡鴉ノ巫女~中文影片3

因為此話有點短.我兩小時半就作完故比較快發表下一集就正式進入故事核心.各位想必很期待吧(我自己也是^^)感謝翻譯這篇雖短.但要是...繼續閱讀

【攻略】零~濡鴉ノ巫女~中文影片1

大家久等了.第二集正式上映.......zzzzZZZZ 更往常講的一樣.沒有翻譯.就沒有此影片的出現 所以我要感謝的人都在影片裡.還有容許我再以...繼續閱讀

【繪圖】雛咲深羽

如題, 這是最近邊看直播邊畫的圖... 傷眼注意...>_<"" ...繼續閱讀

【心得】水上ノ宮取景-厳島神社-

今天在幫忙弄廟宇藝術(比較台灣與日本廟宇差異)時順便快速從初章到綾章破了一次濡鴉給家人看,家人看到水上宮時說了這不是嚴島...繼續閱讀

【歌詞】鳥籠-in this cage-天野月

鳥籠 -in this cage - haruka tookude anata wo matsu ichiwa no tori遥か遠くで あなたを待つ一羽の鳥我是在遙遠的彼方等待著你的鳥tsubasa wo oritata...繼續閱讀

【攻略】全強化鏡頭位置&強化装置

獻醜翻譯一下: 「圧」:二ノ雫 楔ヶ淵 強制讓對手後仰 「滅」:四ノ雫 形代神社-1F拝殿 鏡頭等級越高,給對手的傷害越高 ...繼續閱讀

【翻譯】冥婚相關名詞

冥婚: 冥婚(めいこん)は、生者と死者に分かれた異性同士が行う結婚のこと。 冥婚.泛指陰陽兩隔生者與死者之間(異性)進行的婚...繼續閱讀

【翻譯】影見/寄香/看取名詞

藍色字體為譯文 影見(かげみ) 影見…それは日上山の周辺地域にのみ伝わる特殊な力。 消えてしまった人や物の”影”を追うことが...繼續閱讀

最新玩家心得

0 GP【心得】零 ~刺青之聲~

好玩 . 又刺激!!喜歡驚恐的玩家 可以來玩這款遊戲!他前面也有同樣款的 ( ' 好像是 1~4 壩 ''我覺得 他的聲...繼續閱讀

3 GP【心得】零 ~刺青之聲~

遊戲名稱:零 刺青之聲 對應機種:PLAYSTATION 2 遊戲類型:ACT 遊戲人數:1人 發  售:2005/07/28 官方網站:零~刺青の...繼續閱讀

0 GP【心得】零 ~刺青之聲~

自從破解紅蝶之咒後,接續我也把刺青之聲給聽完了=ˇ=,不過為什麼我把一代放在最後玩呢?原因有兩個,感覺很恐怖加上每隻怨靈的速度快得嚇死...繼續閱讀

0 GP【心得】零 ~刺青之聲~

打算玩..目前知道是一款驚嚇性的遊戲..光看劇情就毛骨悚然..大概玩的話..視覺聽覺..心靈上都會被嚴重sm..阿阿阿可是很吸引呢.. ...繼續閱讀

4 GP【心得】零 ~刺青之聲~最近才玩到

雖然遊戲發行時間已有快5年不過我是最近因為拿到PS3才順勢玩到~遊玩零系列的順序是~ 紅蝶(XBOX)>>月蝕的假面(Wii)>&g...繼續閱讀

介紹

近期編輯: lun7329 ...看更多

  《零》是一款以日式神怪恐怖題材為主題的遊戲,遊戲中玩家將扮演遭受各種怨靈所威脅的主角,以具備除靈能力的「射影機」來擊敗各式怨靈的死亡威脅,並解開隱藏在眾多怨靈之後的謎團與陰謀。
  《零 ~刺青之聲~》的主角為女性自由攝影師 黑澤怜,因受到委託而前往深山中謠傳為鬼屋的日式宅邸進行攝影,之後所沖洗出來的照片中赫然出了已論及婚嫁,卻因車禍身亡的未婚夫。自此以後怜每晚作夢都夢到自己身處於那間宅邸之前,對身亡男友的思念驅使她進入了宅邸中...
  除了怜之外,遊戲中還包括了目前擔任怜攝影助手一職的初代女主角 雛咲深紅,以及怜已故男友的好友,與前代雙胞胎女主角有血緣關係,受委託調查相關事件的作家 天倉螢 等兩名玩家操作角色,3 人有著各自擅長的能力,玩家需要善用這些能力,以不同的方式對抗襲擊而來的怨靈,解開宅邸的迷團。

攻略- 故事、人物介紹
 
 
以攝影師為業的怜,
某日為了拍攝日本家屋的工作而來到深山中那棟被稱為【鬼屋】的宅邸。正在進行宅邸內部拍攝的怜,
在那裡看見了不應存在的人影,當晚沖洗出來的照片上,居然出現了已故的戀人身影........
從那天開始...那棟宅邸就一直出現於怜的夢境之中。

對往生者的思念,將在你沉睡時引導你進入【沉眠之家】.....
(圖註:久世家的神宮,執行【紫魂儀式】的地方,亦是主角們夢裡面的那棟宅邸.....)
【紫魂儀式】{註1}

---------------------------------------------------------------------------------------------------------------------------------------------

主要角色介紹:

主角.黑澤 怜
介紹:23歲.是一名自由攝影師,受到委託來到被稱為【鬼屋】的宅邸理取材,在猶如廢墟的宅邸裡,意外目擊到不應該存在於世間的人影...從那晚開始刺青詛咒便開始襲擊進到沉眠之家的怜。
【刺青】{註2}

主角.雛咲 深紅
介紹:19歲.為零一代的女主角,天生便擁有強烈的靈感,不需要靠攝影機也能看見平常人無法看到的東西,也因此無法真正的與一般朋友交心,唯一能夠坦然以對的只有身賦同樣能力的哥哥一人,後來因為某個事件(零ZERO-冰室邸事件)而失去了最重要的哥哥。目前擔任黑澤怜的攝影助手,並且暫時居住於怜住處,最近似乎也因為某個事件而被捲入其中....。

一代劇情回顧銜接:
為雛咲真冬去冰室邸找尋失蹤的作家高峰準星後失蹤,妹妹深紅去冰室邸尋找失蹤的哥哥,最後哥哥與冰室邸最後一個繩之巫女霧繪一同封印了黃泉之門(有一個說法是雛咲真冬跟霧繪初戀情人長的一模一樣,而真冬又心疼霧繪的際遇(或愛上她?)所以選擇跟霧繪一起封印黃泉之門),最後只有妹妹安全離開冰室邸,而後跟著攝影師黑澤伶工作。

主角.天倉 螢
介紹:26歲.為二代天倉姐妹的舅舅。也是麻生優雨的好友,擔任寫實作家的他,目前正為了解救被困於【沉眠之家】夢境中的外甥女{天倉澪}而持續的調查都市傳說,但不幸的是在調查途中,自己竟然也進到了【沉眠之家】......。

二代劇情回顧銜接:
在二代遊戲中完完全全沒出現過的傢伙,是本作刺青之聲的新角,為二代天倉姐妹的舅舅。
二代的劇情為天倉姐妹因為媽媽娘家故鄉要改建水壩,而來看故鄉最後一眼(所以結局是望著湖面),兩姐妹誤闖消失在地圖上的村落-皆神村,兩人說好要一起逃離這個地方,由於天倉姐妹與村中已故的巫女黑澤姐妹(八重&紗重)極為相似(另外1種說法是,繭被紗重附身,澪被八重附身所以樹月。千歲都覺得澪是八重),而被村中的怨靈追著跑,最後繭被紗重附身促使著澪執行封印虛的紅贅祭儀式並成功,最後只剩下澪活了下來,並且追著化為紅蝶的姐姐離開皆神村。(目前有人是說,澪在刺青之聲裡面,是昏睡狀態,也就是澪一殺完繭,回到家就被變"鬼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而後昏迷不醒,有人說澪是太思念繭,所以也進到眠之屋,所以在遊戲中天倉螢才會說"我追的人不是死的而是活著"。

在刺青遊戲第五刻{神秘失蹤}章節就會在紅蝶飛舞的牢房中看到澪的身影..
但此時不管天倉 螢怎麼呼喚,澪都不會有反應.....。


於沉眠之家中與三位主角有著密切關係的親人:

麻生 優雨
介紹:女主角怜的未婚夫,擔任民俗學、哲學、文化人類學等書的編輯人員。在大學的時候跟怜相識,其個性剛好與怜相反,是一位屬於文靜,有如天空飄落細雨般的溫柔體貼。也是一位會默默承受一切,對待人事物都非常溫柔體貼的{好人!?}在兩個月前發生的意外車禍中去世.....。

天倉 澪(右)
介紹:為二代零-紅蝶的女主角。天倉螢的外甥女原本是一位個性活潑,且具有某種程度的靈力的她,在兩個月以前因為捲入了某個事件(零-紅蝶事件)而後並和姊姊{繭}一起下落不明,之後便頻頻出現於螢的夢中,出現的時候總是有紅蝶圍繞其身旁......。

雛咲 真冬
介紹:為深紅的哥哥,在多年前因某個事件(零ZERO-冰室邸事件) 而從此失蹤。對深紅來說是世上唯一的親人,深紅從小便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也因為如此幾乎沒有朋友的深紅,便把擁有相同能力且了解自己的哥哥擺在心中第一位,但是多年前的事件導致真冬永遠的失去消息,在深紅的心中一直認為是自己把哥哥害死的...至今真冬的身影依然深深刻畫於深紅心中,他曾託付好友優雨,一旦自己發生什麼意外時,代自己照顧深紅。

環繞於沉眠之家故事源頭的主要角色:

久世(雪代) 零華
介紹:全身刻畫了痛苦刺青的巫女,原名為雪代零華。由於所居住的村子被毀,失去雙親的零華,以巫女身份被接到久世家。她因為背負著存活下來人的思念、痛苦而永遠的感到痛楚。到了最後全身上下皆被刺滿刺青就是代表她痛苦,在吊牢中的她很想再次見到戀人乙月 要。其後因為目睹戀人被殺,因過於悲傷與憤怒而導致儀式的失敗。


久世(雪代) 鏡華
介紹:為乙月(久世) 要的母親,在遊戲中將己身梳下的頭髮釘在牆壁,等待柏木 秋人(民俗學者)歸來的女性,被當成賓客請進宅邸的秋人,原計畫於村中發生大事想帶著鏡華一起逃,不過天不從人願.在鏡華懷孕後,不久便失蹤了(被溺死放流)...其後鏡華便一直在同一個地方梳著自己的長髮等待一個永遠不會歸來的人....。

乙月(久世) 要
介紹:久世鏡華和秋人的兒子,由於久世家世世代代禁止生男嬰,一但生下男嬰便會被丟下古井遭遇放水流的命運,因而被母親鏡華送到村外乙月家,其後回到村中與零華相戀,最後在妹妹雨音的幫助下,進入刻宮內與身為刺青巫女的零華相見,之後在零華面前被守護儀式的久世家主夜舟殺死。


令人又愛又怕的可愛(蘿莉)鎮女四人眾(集團)
從左邊開始為→雨音、水面、時雨、冰雨
(雨音是唯一在遊戲本篇裡面不會與主角們為敵的、其他三個都會在遊戲本篇裡面遇的到。
其特徵為水面最愛傻笑、時雨笑聲最萌、冰雨年紀最大。)
介紹:被稱為鎮女的四名蘿莉,職責是照顧刺青巫女的起居,並在儀式中對刺青巫女實施咎打(用刺青木將巫女的四肢釘住)。最年長的冰雨是其他三位鎮女的前輩,忠於職務,當儀式失敗引發【破戒】{註3}【破戒】之後,她為了將因破戒而出現的挾間限制在久世宮而繼續儀式的收尾,在殺死了當時仍活著的水面和時雨之後一個人靜靜地迎接死亡。
時雨雖然對自己所做的事開始感到厭惡但仍然完成職責,對於雨音的處刑,在遊戲中取得的日記中她向雨音表示歉意。最年幼的水面剛當上鎮女,對於釘穿人四肢的事並無罪惡感,甚至相當期待。(興趣SM!?)
雨音是唯一一個完全厭惡了自己職責的鎮女,也是乙月要的異父妹妹,鏡華的女兒,在知道零華思念的戀人就是自己的哥哥後,她不顧久世宮的禁令將乙月要帶入久世宮與零華見面。由於違反了不能將男子帶入久世宮的禁令,雨音被釘穿四肢處死。她的靈魂出現在深紅面前,請求深紅代她幫助久世零華和乙月要。


誤闖沉眠之家的路人:

瀧川 吉乃
介紹:出現在怜夢中宅邸的女子,同時她也是那起空難事件的唯一生存者,在空難發生後且還沒獲救之前,有整整四天的時間都被罹難者的屍體包圍著,其中,也包含著她的親人以及情人。在獲救之後住進醫院的她對親人與情人的思念..讓她也陷入了昏睡狀態進到了沉眠之家。在遊戲第一刻一直到第二夜怜前往醫院探視沉睡中的吉乃之前她在夢裡都還算是正常..到醫院事件結束後被刺青充滿全身而在現實世界中灰化的吉乃將再第三夜化為惡靈率領影子部下向怜襲來....。

--------------------------------------------------------------------------------------------------------------------------------------------
刺青之聲二三事:

(註一)Q:何謂紫魂儀式?
說明:使用紫魂之墨為刺青巫女刺青的儀式。所謂的紫魂之墨乃生者的紅色血液加上往生者的藍色血液混合而成的特殊墨液,而負責將刺青紋入巫女身上的女性稱之為【刺刻女】,為了舉行儀式,必須挖出自己的雙眼,手臂上插針來感受刺青巫女當時所受的痛苦。

(註二)Q:何謂刺青 其象徵意義為何?
說明:柊與蛇的圖案象徵著轉移痛苦。而刺青巫女將他人對往生者的思念和痛苦化為刺青,刺在自己身上代為承受。另一方面又經由將巫女流放至黃泉的儀式,來象徵往生者也同時受到淨化和洗滌。

(註三)Q:何謂破戒 破戒之後對現世的影響?
說明:刺青巫女原本應該斷絕所有對現世(憂世)的留戀,才能完成儀式,淨化思念。但若在儀式前見到她最掛心思念之人,讓巫女勾起一絲絲對生命的眷戀,便會讓儀式執行失敗,則這即稱為【破戒】。破戒之後對現世的影響為巫女無法淨化死者的思念,而導致瘴氣從崖中蔓延而出,將會造成死者世界與生者世界之間的界線被破壞。

(註四)Q:何謂鎮魂歌 其效用為何?
說明:在儀式中用來安撫刺青巫女痛苦,祈禱巫女能夠沉睡的歌曲(柊)。歌曲的最後一節內容似乎是為了將刺完(柊)儀式的巫女送向【彼岸】所唱的歌。被送往涯的巫女在那洗去柊,航向彼岸。那個時候門將會打開,許多的靈魂也因此得到超渡,得以成佛。


--------------------------------------------------------------------------------------------------------------------------------------------
遊戲各章節影片劇情~

文字敘述章節截自:GameSpot簡體網站. 編輯:Bird文章 簡體字型轉繁中更改其中幾個部份譯之-

序章~

序章劇情解說: 那時,下著大雨,是那樣的無情,似乎連生命也將洗去一般。公路的一旁,是被撞斷的護欄,地上全是散落的碎玻璃,在風雨中,顯得格外刺眼。怜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費力的走向那輛因為撞出護欄而早已不成形的汽車。在她的眼前,是她永遠也不敢相信的畫面——在一塊破碎的擋風玻璃上,是她的戀人優雨,静静的躺在那裡。"優雨……"怜輕聲的呼唤戀人的名字,但是,已經不再可能有人回答了……
  
畫面轉到一座廢棄的古宅中,怜正在拍攝照片,助手深红提醒她該離開了。
深紅:怜姐,我們差不多該走了。
怜:雖然是傳說中的鬼屋,但什麼都沒出現還真令人失望。
深紅:傳說不就都是這樣嗎,這個我先收起來了。
可是當怜拍攝轉角的回廊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出現在鏡頭裡的,是她那已經離她而去的戀人。“優雨……”她試探的叫著對方的名字,可是,對方好像没有聽到一般,轉身就離開。怜趕緊追了過去,這個時候畫面頓時轉為黑白,這裡,仿佛是一塊墓地……四周顯得沉寂而陰冷,只有雪不斷的落下……仿佛不屬於這樣一個世界。怜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推開了眼前的門,看到一個白衣人正背對著她喃喃私語。怜向前走著,在轉角的地方,她似乎看到了優雨的背影……她快速的追過去,可是,卻一直追不上……突然,身後突然出現一個拿刀的男人,直直的向怜衝了過来。怜來不及多想,迅速的冲上了樓梯。打開了眼前的一扇門之後,她看到優雨正站在自己的對面。"...等等..."她一邊呼喊着優雨,一邊向屋子走過去......



§第一刻 徴 ~シルシ~(記號)第一夜

第一刻-(記號)中文劇情影片連結(1)

第一刻-(記號)中文劇情影片連結(2)

第一刻-(記號)中文劇情影片連結(3)

第一刻劇情解說:
§第一刻 徴 ~シルシ~
  展現在怜眼前的,是一棟古老的房子,她没有選擇,只能向前走。來到圍爐之間二樓(圍爐裏之間)的時候,怜發現在一旁角落的屏風後面好像有什麼東西。不知道是誰的手,正把一台射相機推向怜這邊。拿到相機之後,怜來到了2樓的回廊,在牆壁上的一個小洞裡,她看到了一個正在拿着木槌敲打木釘的小女孩,這究竟有什麼含意呢?正當怜疑惑不解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女子的哭聲,循著聲而去,看到一位深著红衣的女子正坐在地上哭泣,怜用剛拿到的相機對著她拍照,並得到了一張"蹲坐的女子"的照片……正當怜看著張照片的同時,红衣的女人仿佛被驚嚇到了一樣,口裡不斷呢喃著:"不要走"便衝出了怜的視線。無可奈何的怜只好返回,结果發現來時的門,不知道被什麼力量给封住了,更糟糕的是,她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來意不善的靈——彷徨的母女(彷徨う母娘)。用手中的相機,怜還算輕鬆的解决掉了眼前的母女靈,可是她在這裡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待了,就在走到玄關的時候,她看到了那個红衣女子,正坐在地上,嘴里不停的說著什麼。怜關切的想去安慰她,怜:"妳....還好吧?",可是怜的手沒有碰到她,她就像一隻受了驚嚇的鳥慌忙的爬到另一端。或許是看到怜的臉上没有惡意吧,红衣的女子緊張的情緒才稍稍的放鬆了一點,可是才一會兒,在她的眼中又突然的出現了驚恐的神情,順著她目光看過去,怜也被眼前的情況嚇呆了....一個滿身刺青的女子正缓缓的向她走來。红衣的女子已经嚇的魂飛魄散,拔腿就跑,而怜也對此束手無策,就在刺青女子步步逼近的時候,怜感到自己幾乎不能呼吸的沉重壓力....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她拼命的朝向大門跑去,而刺青女也正在後面不停的追趕著怜,還差一點點了,怜用盡全力的向前跑著,就在她將衝出古宅的時候,刺青女的手在怜的左肩上劃了過去.....怜:"啊~"怜突然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看著眼前熟悉的擺設,這是自己的房間,她稍稍的舒缓了一口氣……還好只是夢而已,不過這個夢也太真實了....這時深紅因為聽到稜的叫聲而前來房間探視。深紅:"怜姐,妳還好吧? 聽到妳的叫聲所以我就跑來了"。怜:"我沒事"。深紅:"怜姐,妳最近好像怪怪的"。怜:"我真的沒事。只是做了個惡夢而已"。怜想着,但是,對於自己左肩突如其来的劇痛,怜忍不住呻吟了起來,而在她左肩,竟然出現了難以置信和刺青女一模一樣的刺青...它清楚的告訴怜:這一切都不是夢......



§第一刻 徴 ~シルシ~(記號)第二夜

怜走出了自己的房間來到了樓下的客廳,客聽裡怜的助手深红在跟她打招呼:"怜姐,早~今天好像會下一整天的雨呢!!這個禮拜沒有任何委託的工作,所以請妳一定要好好的休息。妳最近似乎是工作過度了,今天早上看起來怪怪的,就連昨天工作時也一樣....總之~這個禮拜就好好休息吧。對了,今天收到一封信。不過收件人是優雨"隨後深紅便遞給了怜一封來自螢的信。在怜看完天倉螢的來信之後深紅問道:天倉螢好像之前也寄過來幾封信,怜姐沒有跟他說優雨發生的事嗎? 怜:優雨有那台照相機?之後怜來到戀人優雨生前的房間,這裡的一切都還是维持著優雨生前的樣子。怜出神的看著電腦,這時優雨突然出現在床邊對著怜說話:"怜,怎麼了"?怜:啊,對不起....正當怜習慣性的回答的時候,突然感到有一絲不對勁,當她回神轉過頭看的時候,床上空無一人…可能是太緊張了吧…怜拉開窗簾,出神的看著外面,外面正下著雨,就好像優雨出事的那天...那是她永遠也無法忘記的畫面啊……在優雨的房間,怜找到了一些資料還有螢在信中提到的照相機。照相機裡面有一些很特别的照片,所以怜到自己的暗室把它們冲洗出來。那是夢中的那個红衣女人哭泣的樣子…怜覺得奇怪,於是把照片交给了深红,希望她能幫忙調查一下。怜:深紅,關於這張照片中的女性的事,什麼都可以,可以麻煩妳去幫我調查嗎。深紅:好的...不過這張照片還真是老舊。怜:這張照片是在優雨的房間發現的,如果無法調查也沒關係,我只是有一點在意這張照片。深紅:好的.如果我有查到什麼消息的話,我會馬上跟怜姐說的。之後怜回到房間之後,怜感到自己有些累了,她躺下便很快就熟睡了....可是,她同樣的做了那個夢,再度來到了這座古宅...

"又是這個夢..."怜喃喃自語。没有辦法,只能前進而已了,玄關的走廊裡,她看到了那個红衣女子跑了過去...怜也没想太多,只能跟着追過去,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許那個紅衣女子會知道答案。穿過被分割了的房間(仕切られた部屋),追随著红衣的女人來到掛有簾子的榻榻米房間(御帘のある座敷),拿到了紅衣女子的證件,可是因為不知道是不是火的原因,證件的一部分已經是模糊不清了,不過大致還是能看出來這個女人叫瀧川 吉....正當怜準備離開的時候,紅衣女子突然開口說話了:拜託妳,假如你醒過來的話 麻煩妳也叫醒我,我並沒有做錯事,拜託妳........。此時畫面一轉......怜在這個時候驚醒了過來。
  身上的刺青又開始作痛了,不過每次都顯現那麼一下就消失。怜下樓之後接到了深红的電話,說調查的照片有消息了。這個女人名叫瀧川 吉乃,是墜機事件唯一的倖存者,但是因為昏迷而一直在醫院裡。隨後怜來到了吉乃所在的醫院,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這個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正是她夜夜夢中所見到的紅衣女子。更可怕的是,這個女人的身上一直到臉上,都出現了和她肩上一樣的可怕刺青..怜被眼前的景象嚇得想轉身就跑,誰知道那個女人的床邊傳來了很低沉的聲音,而當怜聽到聲音轉過身去的時候,竟然....床上除了只剩下一些褐色的灰燼之外,什麼都没有了...她失神的回到家中,在浴室裡,怜想到最近發生的事情,不禁難過起來....
  當晚在夢中,怜果然又回到了古宅。來到廉子的榻榻米房間,怜發現榻榻米内幾個櫃子有些異樣,調查以後發現只是個普通的娃娃,怜才稍稍安心,誰知道突然發覺身邊有一個人,仔细一看,正是在醫院消失的瀧川 吉乃,而更可怕的是,從她身邊出現了3個惡靈。怜毫不猶豫的拿起相機封印了3個靈,但是誰知道當怜走向瀧川的時候,她竟然也化成惡靈向怜攻擊過來。經過苦戰之後,怜終於打敗了眼前已經化成惡靈的瀧川,而正準備離開的怜卻再度遭到瀧川的襲擊……就在這時,怜從夢中驚醒過來,身上的刺青也越来越深,越来越疼。來到客聽,從深红處得到了瀧川的日記,從日記中,怜了解到,其實這個女人自從住進醫院以來就非常痛苦,另外,她也夢見了怜所夢見的一切……這麼說,吉川與怜她們兩個現實中的人在夢中也有著相同際遇?


§第二刻 狭间ノ家 ~ハザマノイエ~

怜這次醒來是在掛有廉子的榻榻米房間,在瀧川曾經坐過的地方,她找到了一把角立て井筒の鍵,於是怜來到了1樓的階梯廊下,通過染みのある回廊来到墓のある中庭,怜發現,這裡就是曾經,第一次在夢中,她追随優雨來到的地方...但是這裡的門已經打不開了,在沒有辦法之下,怜只好先回到染みのある回廊,但是在這裡,她卻遇到了身著白衣的男人的襲擊。在封印他之後,怜得到了一塊眠り石(一)。便來到3樓,在這裡,怜遇到了第一個謎題。解開這個謎題之後。開了門,怜發現自己位於墓碑中庭的房簷上,於是便小心翼翼的走到對面去,在屋子裡面撿到了到了向かい橘の键,這下終於可以進入剛才無法打開的門了。一進門,怜看到了優雨的背影。她大聲的呼唤戀人的名字,卻在一片眩晕中醒来……
  背上的刺青似乎越来越深了,痛楚也越來越明顯,怜真的開始有點擔心了...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電話聲,原来是深红打來的,她要怜去拿她桌上的調查報告,同時,怜還注意到了她桌上有一張深紅與一名長相清秀男子(雛咲 真冬)的合照。(此時的怜並不知道真冬的事情...)



§第三刻 镇メ呗 ~シズメウタ~

第三刻-(鎮魂之歌)中文劇情影片連結

  當怜再度進入夢境的時候,她看到了戀人優雨前進的背影,在追趕優雨的路上,竟然受到了當初在夢境中持刀追趕她的惡靈襲擊,在順利封印他之後。繼續追随着優雨,卻發現優雨所進入的門自己無法通過。在人形の祭壇東拍攝照片,發驗顯示的照片提示是一個拿着木槌的小女孩。記得當初剛來到這個屋子的時候,也曾見過這樣的情境,於是怜回到了2樓的回廊。在經過圍爐裏の間的時候,還遇到了彷徨的母女(彷徨う母娘)中的女兒,不過這不是強制戰,一心想追上優雨腳步的怜也没有去在意。在回廊這裡對著孔内的小女孩拍照,人形の祭壇 東的封印也算是解開了。在通過有榻榻米的佛堂(座敷のある広間)的時候,遇到了发を梳かす女怨靈,順利封印她之後。回到了人形の祭壇 東,怜在祭壇的桌上發現了一把割り笹竜の鍵,然而正當怜準備離開房間的時候,突然又出現了巫女姿の少女,没有辦法,門也被强制鎖上了,怜被迫必須再面對一個惡靈。順利封印之後,此刻怜一點也不想待在如此狹小的祭壇中了,在推開門出去之後,怜又再度的從夢中醒了過来....

  來到大聽的時候,她發現深红正心有所思的望著穿外,口中還哼唱著一首歌,這首歌给怜的感覺非常的熟悉,那是她夢中的.......{註4}【鎮魂歌】

怜:深紅 妳唱的這首歌.....

深紅"怜姐.早安。妳說...歌嗎? 我也忘了在哪聽過的。最近,在夢中都會聽到這首歌。雖然我不太瞭解這首歌的意思。會不會是哪裡的方言啊?

怜:夢...妳說的那個夢是什麼呢?

深紅:我也想不太起來了...但是在那個夢裡我也唱著這一首歌。 當我唱著這首歌的時候,就會有股令人懷念的感覺。 就好像可以想起非常重要的人....但是那個夢的最後...非常的可怕我也只記得可怕的部份而已。 所謂的夢 都是這樣的喔。


深红告訴怜,這首歌也是最近出現在她的夢中的,這一切讓怜聽的都不含而慄.....難道說深红她也進到沉眠之家了?來到玄關的時候,怜發現一封螢寄來的信,裡面有一枚天倉澪的照片。

怜想起白天深红的異常舉動,便决定去她的卧室看看她,來到深红房間的怜變向深紅問起了關於他哥哥的事情.深紅告訴她,書桌照片裡的男人是她的哥哥(雛咲 真冬)之後怜便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就寢......。

深紅:怜姐 怎麼了嗎?
怜:深紅。桌上...那張照片,是什麼人?
深紅:那是..我哥哥..失蹤好久了...
怜:原來....如此...對不起,突然..因為有些事..讓我很在意....



§第四刻 禍夢~マガユメ~

第四刻 禍夢中文劇情影片

  在夢中,雪還是那樣的漫天飛舞著,一樣的場景,但,这次進到沉眠之家的,是深红.....
深红不敢相信,果然又是這個夢,這裡,是曾經為冰室玄關的地方。她的身後,突然出現了刺青女,但是她只是說了一句“不要走”然後就消失了....在繩の廊下,深红也撿到一台射影機。之後來到大佛間(大広间),發現
門走不通,正往回走的時候,突然出現颜を隠した男惡靈著實嚇了深红一跳,在順利封印它之後也得到了似姿の面以及〖御神石のお守り〗這樣,深红就可以從玄關來到鱼池之間(いけすの间)了,在那等待著她的又是一場惡戰,封印了发を梳かす女之後,得到了一塊苍色の刻石,這樣進入第二個謎題機關。解開機關後。推開厚重的石門,深红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裡不是曾經舉行繩裂儀式的地方嗎,她彷彿還能聽到繩之巫女的當時痛苦的哀叫。然而,躺在儀式台上的繩之巫女,在她拉掉蓋在她身上的布時,她卻神奇的消失了。然而,深红看到的是,正在向她飄來的繩之巫女.....一場封印戰後,深红也已經精疲力盡,她不想再去打開那扇讓她充滿痛苦回憶的石門,現在她想做的,就只有離開這裡。在回到玄關,準備離開的時候,深红受到了小女孩巫女的指引,來到了刺青の祭壇....她在這裡看到的是一個類似鳥籠的大籠子浮獄(吊牢)裡,正關著一名少女.....
  
畫面轉到怜醒来之後,她担心深红的狀況,而剛才的夢又有幾分屬實呢?深红看來有些低沉,但是她也不願意說太多。

深紅....?

深紅怜姐..對不起,今天我有點不舒服..因為昨晚失眠...

深紅.昨天發生什麼事了呢?

深紅那個...昨晚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別放在心上。我很好沒什麼事。 對了 今天早上我收到信了 我把它放在廚房的桌子上


怜: 謝謝,今天妳就好好休息吧。

深紅: 對了,還有這個。

深紅邊說邊把螢的照片拿給怜..

深紅: 天倉螢先生..應該就是這一位吧

怜: 這張照片你從哪裡拿到的呢?

深紅: 昨天.我在看哥哥相簿的時候發現的.因為哥哥曾經跟優雨在同一個編輯部工作過,我想這張照片就是在那個時候拍的吧。

怜: 原來如此..謝謝。

怜在大廳和優雨的房間分别找到了一些資料和信,回到自己的房間後,怜顯的也有些心神不寧。



§第五刻 神隠シ ~力ミカクシ~

第五刻 神隱中文劇情影片

在夢中,雪依然是那樣下著...
  天倉螢躲在屏風的後面,屏氣凝神,因為他眼前刺青女正缓缓的走過去....螢:"這不是夢"他一直在心裡這樣告誡自己。終於..在某個轉角處,他似乎看到了澪的背影,然而追過去的時候,卻發現一扇有紅蝶飛舞的門此時因為還沒取得該門鑰匙的瑩根本無法繼續追過去..。於是螢來到二樓的着物の間,在這裡他看到鏡子前面有個靈體女子正在梳著頭髮,但是此刻的螢卻不敢輕易靠近。只能靜靜的等那位梳著長髮的女子離去之後才有辦法進去調查,之後調查梳妝台會得到一個法簪,接著用它打開着物の間的門,來到丸窓のある玄關,卻在這又看到刺青女的身影,於是螢便趕緊的找個地方躲了起來,等到刺青女走遠了之後,才來到有榻榻米的佛堂(座敷のある広间)。一進門,就看到久世当家主上了2樓,螢也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往前走了,在剛剛当家主所站的地方得到了封印靈體射影機,接著便對著御帘の間的門拍照,並得到提示必須前往剛才梳頭女那。於是螢又回到了着物の间,對著梳頭女拍攝,封印就能解開了。但此時梳頭女似乎發現了螢的存在化為惡靈並向螢襲擊過來,不過此時的螢已經沒有多餘時間來應付她,接著螢衝出了房門,一路上,螢心中只想着快點見到澪,他來到刺青の祭壇二樓的書庫,進到裡面之後,推開其中一個小書架之後,終於拿到了蝶の鍵。螢:澪、我馬上就來找你了....接著螢回到剛才澪消失的門前...打開門之後進到裡面....他看到的是座敷牢中喃喃自語的澪,身邊還有红蝶飛舞著...


  接著畫面一轉怜再度醒過來,已經記不太清楚這是第幾次了...外頭現在依然是晚上,夜里安靜的有點可怕,但是就是在這樣的沉寂之中,怜似乎聽到了,從優雨房間裡傳來異樣的動靜。怜循著聲音前去查探,發現聲音是從優雨房間的櫃子裡傳出來的,可是當她鼓起勇氣拉開櫃門的同時,,那異樣的聲音卻突然消失了.....怜决定上天井去一探究竟。可是到了上面之後發現除了一個纸箱之外似乎什麼東西都没有,正當怜一步一步向前的時候,突然,她看到了在房子的轉角處,出現了一個身影,怜被嚇住了,慌張的準備逃走,可是就在她轉身的時候,從背後傳來了一絲絲的冷意,怜看到,有一双手正搭過她的肩直伸到了她的面前....怜緊張得差點忘了呼吸,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暈眩,當怜從夢中醒了過來,以經是天亮了。此時肩上的刺青又慢慢浮現開始作痛,這種痛楚以經在全身蔓延開來了......怜:剛才那個是夢嗎?怜決定要去確認一下。當她再度来到夢中出現的優雨房間上的天井時,發現這裡的東西和昨晚的夢境是一模一樣,難道那個不是夢?接著在天井的箱子裡,怜找到了一台古代的靈石收音機(灵石ラジオ)和一些書物。從書物上得知原來這台收音機是一位叫【麻生邦彥】研究出來可以跟異界通信的收音機。接著怜到了深紅的房間聽取之前她所調查的情報...

深紅:怜姐,關於之前前往取材的廢棄屋,我查到了一些情報。妳要看看嗎?

文書資料(關於廢屋的調查資料)

關於日前採訪的廢屋,我將從編輯部各位得到的資訊整理如下:

一、屋子的歷史:
據傳聞明治時期之前這棟宅邸周圍還有幾個村落,不過現在就只剩下這棟廢屋,連地主也不清楚這棟房子是何時,為了什麼而蓋的。雖然目前只剩下入口附近的建築物,但是聽說原本是棟佔地遼闊,奇形怪狀的巨大宅邸。在地圖上似乎標示這棟宅邸是神社,但是現在卻是一點痕跡都不剩,無法判斷了,然而,在附近自古相傳神話色彩的傳說中,宅邸的後方似乎藏著現世(人界)與常世(冥界)的連結點。

二、鬼屋的傳說:
在豐富神話色彩的傳說中,這棟廢屋從以前就被稱為鬼屋,也有許多人士為了探訪這傳說而來到這裡...
關於傳說的內容『在這棟屋子中可以和死者見面』,也有『會被見到的死者帶到冥界去』之類的故事。據說會發生這種傳說,是因為此處的神社過去曾舉行降靈儀式的關係,但是這或許也是流言的一部分?

無論如何,我認為起源應該都是與『和冥界相連』的山有關。 資料完。


接著怜便從深紅手中接過接過這些報告.....

怜:謝謝,我會參考看看的..

接著怜離開了深紅的房間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就躺下休息了.....進入第六刻.。



§第六刻 忌ミ柱(禁忌之柱) ~イミバシラ~

第六刻 (禁忌之柱)中文劇情影片

雪,依舊是那樣的雪,漫天飄舞著,仿佛不沾塵世般....
  這次在夢中,怜在人形の祭壇 東醒来,正當她步出房門的時候,看到優雨的身影正從箱庭を囲む回廊走向一扇門,怜馬上追了過去,卻發現門上被加上了封印,對著門拍照之後,出現了四個人的身影。代表什麼意思呢?怜有些迷惑,當她打開對面物置廊下的門時,卻發現地上全是血跡....循著地上血跡過去,在轉角處得到了一個膠捲[忌柱]。怜繼續的往前,打開前往锺の廊下的門時,卻發現有個靈從映写室充滿恐懼的跑了出来,怜往映写室裡看,在那裡,她看到了膠捲[忌柱]的内容。那些膠捲裡的人,似乎都被砍去了雙脚....那麼,地上的那些血跡,會不會就是影片中那些人的?怜來到座敷のある広间,可是門似乎被什麼力量给鎖上,在門外還能隔著門,聽到裡面傳出一些斷斷續續的聲音。正當怜準備往回走的時候,看到玄關的樓上似乎有人走過去,怜追了過去,在經過屋子的横樑的時候,突然出現了怨靈,在封印它之後,怜得到了一塊眠り石(二),把它用在旁邊木像の间2樓的門上,就可以進到裡面了。接著解開裡面的謎題機關後來到木像の間2樓,透過地上的小孔可以拍到一張照片,並在旁邊取得膠捲[戒]。因為在此找不到任何線索,所以怜被迫只能原路折返,這個時候,她突然看到有一個靈似乎去了剛才没辦法進入的座敷のある広间。當怜趕過去的時候,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的靈把她嚇了一跳,靈說了一句“救命”之後就突然像發瘋似的朝怜攻擊過來,在封印靈體之後,怜終於可以進入座敷のある広间了。剛進去,看到柱子上的鐘就想起来,在這樣一間古宅中,還真有那麼一些怕人,可是怜腦裡面想的都是優雨,她也顧不了那麼多,這個時候刺青を刻まれた男的出現,在順利封印他之後,解開了一個封印。在他的身上,怜發現了守谷ノ文書一以及得到了固有機能〖フラッシュ〗。接著推開通往圍爐裏の間的大門,順著樓梯爬到2樓,利用手中的割り笹竜の鍵打開了門。看到有個巫女正在往下看什麼,怜從地上的孔拍到了一張照片,照片上出現3個白衣的男子。在桌子上,怜得到一塊眠り石(三)以及强化機能〖刻〗。返回座敷のある広间,經過繩の廊下,來到大広間,在門上使用眠り石(三),進到裡面之後解開謎題機關。解開機關之後進入棉被之間,在此又遭到惡靈的襲擊,戰勝之後解開了一個封印,並得到守谷ノ文书 三。穿過染みのある回廊,才剛踏出房門就遇到第三個白衣男子,解決之後解開了第三個封印並得到守谷ノ文书 二。最後當怜來到剛剛到這個古宅的眠りの家 玄關的時候,遇到了最後一個靈,封印他之後,怜解開了那扇門的封印,拿到最後一本守谷ノ文书 四。怜的心中,只想再次見到優雨,她堅決的向箱庭を囲む回廊走去。就在她正準備打開優雨進去的那扇門的同時,身後竟然出現了持刀男人的身影,這個時候怜再度從惡夢中驚醒。
  身上的刺青面積越來越大....怜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樣的惡夢,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是盡頭?她還能不能再度見到優雨?怜的思绪被突如其來的電話聲打斷,但是當她接起電話的時候,電話那頭卻傳來雜訊的聲音,伴随著女人的啜泣聲.那聲音彷彿是從另一個世界傳來的.怜正為此感到奇怪之際,當她來到浴室的時候,浴簾的後面,居然出現一雙脚?!怜準備去一探究竟的時候,這時從她的身後仿佛又走過一個人,怜追了過去,在暗室裡,她發現自己的工作台旁邊居然坐著一個女子,而當她舉起相機拍攝之後,這個女子也神秘的消失了...怜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到底是現實還是夢境?還是說,夢境已經延伸到了現實........怜也不敢往下想了,她想把自己剛見到的告诉深红,可是此時的深红似乎正在沉沉睡著。怜:或許是我太緊張了.....在心理面怜一直安撫自己,之後就回到房間躺下休息進入下一刻。



§第七刻 浮狱 ~フゴク~

第七刻 (浮獄)中文劇情影片

 祭壇,儀式,像鳥籠一樣的囚籠,這些場景不斷重覆著,到底暗示著什麼?
  深红發現自己在刺青の祭壇醒來。頭頂上的囚籠中,裡面少女絕望的眼神....以及面前出現的蘿莉巫女靈,向深红求救 雨音:請妳 救救她...說完的同時便消失不見。深红對著祭壇旁邊有個異樣的刺青皮拍照,得到一張奇怪的照片,而祭壇兩邊掛著的,竟然都是刺青的人皮!這可真是讓人怵目驚心啊。調查祭壇後發現,必需要得到四顆【鎮守石】來放置在祭壇上面。深红離開了這裡之後,來到了座敷のある広間,這裡,她似乎聽到了那首她時常聽到的歌曲【搖籃曲-鎮守歌】。詢著聲音過去,是一處很狹小的通道,出現了一個聲音說著:這裡..
。深红並沒有選擇,於是她爬了進去,這裡她找到了相機的固有機能〖重〗。通過通道後,她來到了人形の祭壇西,並得到了镇ノ石 淺蔥。這個時候,巫女再次出現,免不了的一場戰鬥,在順利封印之後,因为來時的路已經不能回去了,所以深红就從另一端的梯子來到了木像の間。這裡似乎是在暗示著什麼樣的儀式,有五個被繩子繫住脖子的人像被懸吊在空中,看起來真的很恐怖。深红迅速離開之後,來到木像の間2樓,對著孔内拍攝之後,解開了一個封印,而這個封印就是箱庭を囲む回廊旁邊的人形の祭壇 北。不過現在深红先要去染みのある回廊旁邊的小門,通過地下通路来到人形の祭壇 南。在這裡,深红拿到另一個鎮守石 绯。通過旁邊的小門,來到階梯下を覗くの座敷,這裡又會遇到兩個小巫女的強制戰。戰勝之後,回到箱庭を囲む回廊,先去人形の祭壇 北拿到第三個鎮守石 群青,最後來到人形の祭壇 東,取得最後一個鎮守石 鶸。之後回到刺青の祭壇把四颗鎮守時按照鎮守石 浅葱 镇ノ石 鶸 镇ノ石 绯 镇ノ石 群青的順序排列就可以解開這個謎題機關。

之後會遇到久世当家主進行強制戰。

  然後畫面會轉到怜再度醒過來,現在外頭還是深夜,但是怜很担心深红的情況,於是去了深红的房間,一進門深红就嘴里喊着:哥哥....,怜:深紅?深紅:啊...沒什麼..我只是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而已...

清晨,深红在客聽裡等著怜,看到怜,她還是一如往常般的向她說聲早安,怜接著來到暗室將那些奇怪的照片都冲洗出來後交给了深红。深红也看出怜的焦慮,她安慰著怜:不要緊的....。在廚房的桌子上有螢寄来的信和錄音帶,聽完錄音帶後,怜上到二樓自己的房間躺下休息..進入第八刻。



§第八刻 虚夢 ~ウツロユメ~

第八刻(虛夢) 中文劇情影片連結

古宅,红蝶,雙子姐妹,大償.....?這一切難道是?
  
螢,他看著座敷牢中的澪,一邊安慰:澪、不要害怕,我馬上回來。調查門之後發現打開這座敷牢需要兩把鑰匙。從皆神村 大広间,一路追隨红蝶來到了皆神村 囲炉裏の间,進入著物の间取得茗荷の铜键。才剛踏出門,螢便碰到了刺青女,於是便拔腿跑到二樓,使用茗荷の铜鍵進入了双子の部屋,取得了隂の鍵和陽の鍵。當螢再度回到皆神村 大広间的時候繩之男【被當成契的男人-真壁】居然出現了...此刻的螢對他來說可是完全没有辦法應付的,只能躲避,但是偏偏回去的門又被鎖上了。等到一段時間後,红蝶出現在門邊飛舞,提示螢可以走了,這才離開了這個超級恐怖的地方。當他回到座敷牢的時候,卻發現澪不見了。在牆上有澪寫下的字樣“一定,要一直在一起....”,另外在這裡還得到了一個家族的風車(家纹風車)以及最強强化機能〖零〗。之後追隨红蝶,來到了土藏廊下。這裡,使用家纹風車來進行解謎解迷。解開謎題機關後之後進入了らせんの廊下。螢在這邊看到了澪的背影,還聽到了她嘴里不停的說著:“姊姊,我們永遠都要再一起。所以別丟下我一個人....”。澪要去哪裡?螢追了過去...可是澪通過的那扇門螢目前並沒有辦法打開。正在螢準備往回走的時候,繩之男突然又出現了。在此戰勝他之後....。回去吧,螢想著,於是推開了來時的大門,誰知道繩之男在這個時候又出現了,此刻的繩之男是無敵狀態...之後螢跑了出去,追随著红蝶..........
  
怜在這個時候醒過来...樓下電話響著不停,接起電話之後才知道原來這通電話是螢打來的,

怜:喂?

螢:你好,敝姓天倉,請問是麻生家嗎?

怜:是的

螢:請問一下優雨在家嗎?

螢似乎不知道優雨已經在多日前因車禍而去世的消息,再經由怜解釋之後,螢才知道優雨已經去世了...

螢:原來...是這樣...優雨他.對不起.我不知道所以才.因為我都在調查事情.沒跟優雨聯絡上.所以才....

怜:那個..關於那個調查.不知道能不能麻煩妳繼續調查沉眠之家的事情呢...

螢:為什麼?

怜:拜託你了..

螢:那個..近期之內不知道能否去拜訪妳

怜:可以

螢:在怎麼說我都必須跟優雨道別....

後來怜拜託螢持續調查沉眠之家的事,她擔心著身上的刺青若是持續擴散下去的話..會不會也像瀧川 吉乃一樣消失,就連螢跟深紅也是......


當天晚上,怜在洗澡的時候,突然感到浴室外面有人,而當她轉過身去的時候,頓時被眼前的情景給嚇住了...門外,彷彿夢中刺青巫女一樣...哐的一聲,浴室的門被打開了,怜頓時被嚇得坐到地上蜷缩成一團,可是等她定睛一看的時候,卻已經什麼都没有了。怜久久不能平静,這些奇怪的事情,現在不僅僅在夢中,就連自己的生活也.....還有深红和螢,他們也同樣持續的受這個夢的侵襲...在深红處得到了一些資料後,怜回自己的房間躺下休息......進入第九刻。



§第九刻 破戒 ~ハガイ~

第九刻 (破戒)中文影片

這次的夢,有些奇怪...當怜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在囚籠之中(吊牢之間),而自己的面前,出現了一位巫女般的少女。順著她身後的門,怜向前走繼續走著。可是,當她來到優雨消失的門前時,後面出現了颜を隠した男,並且朝怜攻擊過來,在封印他之後,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場景。怜來到了染みのある回廊,正中有隱藏的小門,進去之後發現颜を隠した男倒在血泊之中,對著他拍照,解開了封印。在旁邊還能得到一張地圖和相機機能〖換〗。原路返回,在來到箱庭を囲む回廊的時候,又碰見了颜を隠した男。在刺封印他之後,随後進入門内。庭内一片朦朧,但是怜似乎真的看到了優雨....然而就在她追過去的同時......
她再度驚醒了。隨之而來的是全身的刺痛,她發現,刺青已經開始漫延至全身,越來越深,難道,真的不行了嗎?這個時候樓下的電話又響了,“深红?”當怜接起電話的時候,從話筒另一邊聽到一個女子的哭叫。在掛斷電話之後,電話接著又響了起来,再次接起電話之後這次來電者是螢。

螢:喂..妳好..敝姓天倉

怜:啊...

螢:妳今天也做了那個夢?

怜:嗯...

螢:這樣啊...我想再去那間廢棄房子一次..說不定可以知道些什麼..我會種新調查一次當地所留下的傳言或訊息,然後我再拿給妳看
那棟房子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根據文獻上所記載那為【刻宮】..只要我們把得到的情報對照一下的話,說不定能夠知道些什麼事情。


怜:嗯..再見。

結束和螢的通話之後,在前去暗室途中經過洗手間的怜卻發現鏡子上沾滿了血漬,正當怜拿出相機正準備調查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插著針的女子}靈體..著實下了怜一跳.結束今天的調查之後怜再度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就寢....進入第十刻



§第十刻 刺魂ノ仪 ~シコンノギ~

第十刻 (刺青之儀)中文劇情影片連結

螢來到了著物の間,這裡會遇到了髮を梳かす女。戰勝之後,會拿到了一把撫子の鍵。用撫子の鍵打開樓下小門之後,可以拍到一張照片,之後來到社を封じた中庭,這裡瘴氣瀰漫著,只能從西邊的門進去。在地上撿到家纹風車之後,來到双子の部屋。使用風車後,解開謎題機關後。進入藏書室之後,接著上樓,在藏書室的角落拍到一張模糊的照片之後出門,這裡是房檐,但是以螢的能力,跳到對面也不是問題。在縱身越過之後,螢來到了記載中的【刻宫】。緩慢的經過横梁,此時螢似乎聽到有人在說話的聲音。螢順著樓梯爬下去。之後在調查神社祭壇的正中央,發現似乎需要一面鏡子,螢於是帶著疑惑推開門出去。
  
這個時候的怜再度從夢中醒過來,下樓之後她拿到了關於雙子的調查報告。在暗室里,怜冲洗了那張照片,是一個躲起來的小女孩....這個時候怜似乎聽到了夢境中的歌曲,循著聲音來到客廳的怜,發現深红正站在窗外並唱著那首搖籃曲,而她的身邊站了一個巫女的靈體,這個巫女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

深紅:怜姊.發生什麼事了嗎?

怜:深紅...妳....

深紅:我感覺到好像...有人在叫我

怜:深紅....

深紅:怜姊...我把哥哥給.....
我把哥哥...一個人..丟在那裡....然後一個人跑了回來

怜:深紅....

深紅:我累了...想去睡覺了...

第十刻結束...
進入第十一刻....
§第十一刻 终ノ路 ~ツイノミチ~

第十一刻 (終路) 中文劇情影片連結

在夢中,囚籠中的少女眼神中滿是絕望。她靜靜的躺在那裏,是對命運的無可奈何,還是期望著能得到救贖?
  
深红走出祭壇,在經過門簾之間的時候會聽到耳邊突然傳來的一陣低沉且雄厚的聲音:[雨音破壞了我的規定讓男人進來,所以要將她處死]之後來到刺青の祭壇上方的書庫,在那裡,對著書架拍照,得到封印的照片之後。這張照片好像和當初在暗室裡冲洗出來的照片有幾分相似。正當深红在思考的時候,聽到了一個少女的聲音:“救命....”。没有時間了,她穿過箱庭を囲む回廊來到社を封じた中庭。去往西邊的藏書室,在3F處,拍到了那位求救少女的靈,還得到了戒ノ仪文書。返回刺青の祭壇上方的書庫,在書架上使用戒ノ仪文書,發現上面的某個機關似乎開啟了。順著旁邊樓梯爬上去,推開明灭する廊下的小門,進入了吊り牢の間。可是,囚籠中的少女卻不見了,但是在籠子裡,深红發現了一面古鏡。推開另一側的門,調查一下梳頭女的那面鏡子,之後回到刻宫。一進門就會遇到久世当家主擋路,順利封印之後,深红將古鏡放在祭壇上,發現旁邊的簾子被打開了。進入终路,一路往下走,走過長長的奈落,終於到達了最底層。在這裡深红見到了被釘死的鎮女雨音,她終究還是逃不過這個命運。她的手上,被釘上了長長的木釘...這時出現了另外3個手持木槌的小鎮女,在戰勝她們之後,深紅會看見一座橋。此時只要過了這座橋就會從夢境醒過來..推開那扇門之後深紅心理想的就是去哥哥身邊,陪伴在哥哥的的身邊...

雨音:我好想見到哥哥...要哥哥

深紅:真冬哥哥.......

雨音&深紅:不要離開我...
別去那邊..那裡很危險。

深紅:哥..對不起。
那個時候...我不應該丟下哥哥....
然後...一個人離開的....


出現在深红眼前的,真的是她的哥哥嗎?她已经不想再去想那麼多了,追随着真冬的身影,深红拼命的向前跑著。深红内心充滿了對哥哥的思念和歉意,眼看就要追上了,推開那扇門,怜再度醒過來了。

醒過來的怜,心裡想深紅可能發生什麼事了,所以就到深紅的房間去。進了房間之後,怜發現深紅坐在床上,很沒精神的樣子......影片連結

怜:深紅...

深紅:怜姊...我們都會死
我都知道
這個刺青...就是懲罰那次我丟下哥哥一個人逃走..
我從那個時候就一直活到現在...
我從小就看的到普通人看不到的東西,所以了解我的人只有哥哥一個人。
有一天我和哥哥一起去了位在冰室邸裡面的繩之家。
但是,回來的人只有我一個。哥哥和在那棟房子裡死掉的女生(霧繪)一起留在房子裡面。
哥哥說這就是{命運}...
但是我,就是喜歡那樣的哥哥...所以..至少..我要把他永遠的放在我心中。
但是我卻漸漸的忘了她...我..對我來說..我明明只能這樣做。
在那個夢境裡...當我看到哥哥的背影時....
我非常想再見到哥哥一面
與其這樣就把真東哥哥忘掉的話..還不如跟他一起..

怜:深紅..妳以前不是常這樣跟我說嗎?
做人要向前看才行。
而且..妳並不是只有一個人。

深紅:怜姊...謝謝

怜輕輕的撫摸著深红的頭,想僅可能的給她一些安慰。深红也感受到了怜的關切,她點了點頭,也平静了許多。但是,一種不安感此時卻襲上了怜的心頭.....
或許該讓深红好好休息了,怜想著,便離開了深红的房間。對於她這個年紀的女孩來說,對於哥哥的思念和歉疚以及生來便擁有一般人所沒有的靈力,一切的一切都讓她承受太多了....
  
於是怜便再度回到自己的房間就寢。
場景又回到【冰室邸】深红不敢相信,自己還是回到了夢中的冰室家。此時的深紅心裡認為自己繼續活著真的可以嗎?再次進到和她和哥哥分開的冰室邸時,深紅認為自己在這個時候必須做出決定。因為必須拋開這種束縛,她才可以活的像以前那樣快樂。

穿過養魚池之間,深红又再次回到了那個她再也不願看到的舉行繩裂儀式的地方。在戰勝繩之巫女之後,
正當深紅想要回去,並且把這個夢給忘掉的時候,真冬卻出現在深紅的背後,然後消失在門的另一端。(這個時候玩家有兩個選擇...一個選擇是追著哥哥前去,另一種是回到現實。不過不管玩家選擇哪一種結果都是一樣的
。)為了釐清一些事情的深紅選擇追著哥哥前去...

當深紅要打開那扇門的時候,她告訴自己,如果在夢中追著逝者前進的話,那就再也沒有辦法回來了。不過由於對哥哥的思念驅使她打開了這扇門。推開門之後眼前所見到的是再熟悉不過的景象。這時真冬回頭看了深紅,什麼話也沒說,接著又轉過頭去繼續前進。深紅猶豫了一下,結果還是決定追著哥哥的身影前去....此時怜會出現並想要阻止深紅在繼續往前,怜大喊著:如果妳追上去就再也回不來了..絕對不能放棄..我能支撐下去也是因為有妳,我也很想待在優雨身邊....雖然怜喊的聲嘶力歇,但眼前的深紅卻好像什麼也聽不見似的,不管怜怎麼想追上她阻止她卻怎麼也追不上..最後深紅就消失在怜的眼前。在怜的腦海裡,不段出現的是深紅和真冬在一起的情景,難道這就是深紅的願望嗎?



這個時候怜再度從夢中驚醒過來...
  “深红...”怜非常担心深紅的狀況,於是便急忙跑向深红的臥室。可是,在深红的門前,她發現深红的卧室門並没有關上,透過斜開的門縫,她看到的是——四個鎮女小女孩正圍在深红的床邊。深红....怜進入了深红的臥室,這個時候靈也消失了,而深红,任憑怜怎麼呼喊,都還是陷入沉睡中的深紅身上,全是深红色的刺青,一直蔓延到脖子到臉頰。滿身刺青的深紅就這樣永遠沉睡了,此時的她是否跟著她最思念的哥哥一起過著快樂的生活呢?正當怜非常難過的時候..直到突如其來的門鈴聲才把怜從思緒中拉回了現實,開了門之後出現在眼前的竟然是天倉螢,讓怜覺得很驚訝。接著怜帶著螢來看深紅的情況,此時的怜也幾乎要放棄了,並跟螢問了一句:我們都會死嗎?這句話讓瑩不知道該用什麼話來回答。就在這個時候瑩拿出一本古書翻了一下,他好像發現了什麼......

螢:說不定還有希望
這本書是在【沉眠之家】附近的古老神社發現的。
【沉眠之家】是曾經被稱呼為【刻宮】的久世家所建造的。
雖然都無法解讀,但是這上面有解說所謂的【戒之儀】的儀式
這本是一位叫柏木秋人的民俗學者所寫的關於沉眠巫女搖籃曲的一本書,但是裡面出現相同的文字。
從這兩本書看來,所謂的【戒之儀】或是【沉眠之家】,可以解讀成【利用刻著刺青的木樁刺穿巫女】的儀式來讓巫女【永遠的沉睡】。
大門應該就是指【黃泉之門】吧,因為某種理由,導致它被打開了。
但是,如果利用【刻著刺青的木樁】刺穿巫女四肢的話,說不定可以鎮壓住黃泉之門
所謂的【刻著刺青的木樁】我想大概就是特殊的木樁。應該就在那棟房子的深處。

怜:刺穿...巫女...

螢:我記的沒錯的話,優雨好像說過他發現了錄著這首歌的錄音帶。妳知不知道呢?

怜:錄音帶..說不定再房間裡面..我去找找看


大廳裡,怜得到了螢帶來的一些資料,關於那座古宅,那個儀式,還有那些傳說,似乎都漸漸明朗起来了。
螢安慰著怜:“一定没有問題,不要担心....心中暗暗的决心,一定要拯救深红,拯救澪還有,怜....
接著怜在優雨的房間找到了一些資料和螢所說的那捲錄音帶,來到客廳,把錄音帶交給螢之後,
螢說可能會有線索.所以希望今天晚上能夠留下來調查........晚上,怜再度進入了夢境....

進到第十二刻



§第十二刻 戒ノ仪 ~力イノギ~

第十二刻 戒之儀 中文劇情影片

還是那樣的雪...
  
這次需要找到四根刺青之木,於是螢先來到了人形の祭壇 北,在這裡需要解决一個謎題,螢在人形の祭壇 北,按照13568解開了機關,得到刺青木 二。接着經過着物の間來到木像の間,從這裡旁邊的地門進來到人形の祭壇 西,先點亮左邊的一盏燈,然後右邊按照128點亮之後,得到刺青木 三,原路返回。接著經由座敷のある広间来到囲炉裏の間,從旁邊的梯子爬上二樓之後,從階下を覗くの座敷回到人形の祭壇 南。按照127解開這個題題後,得到刺青木 四。最後回到人形の祭壇 東,按照268解開謎題,得到最後一個刺青木 一。之後要離開這裡的時候,螢會發現此時的門打不開....這時會出現了巫女姿の少女,戰鬥後會得到強化機能〖貫〗,最後瑩終於來到了刻宫。推開了石門,一路來到奈落底,(在這邊會碰見了久世当家主)。螢終於進入了終淵。但是,此刻的他並不清楚,在那邊等待他的到底是什麼....那看起来十分厚重的石門後面究竟有什麼?澪,又是否就在那裡?螢握緊了手中的刺青木,没有退路了,只能向前....螢鼓起勇氣走了進去。這裡是?推開盡頭的門進入之後,此時的螢覺的雙手、雙腳好像被綁了數十公斤重的鐵球一樣,而眼前的一切更讓螢感到震驚,遍地都是倒下去的刺青巫女,而且她們身上,都有著相同的刺青....


正當螢繼續往前走的時候,就在微弱燈光旁的景象,讓他頓時腦中一片空白。就在這個時候。原本釘在巫女手上的刺青木居然慢慢的被拔起來,看到此景像的螢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趕快往回跑離開這裡。當螢想要跑出這裡的時候,厚重的門卻在此刻毫不留情的關上了..........



此時的怜突然從夢中驚醒過來,下樓來到客廳沙發的時候,卻發現躺在這裡睡覺的螢的情況就跟深紅一樣長眠不起。(註:如果再第十二刻沒有在和服之間取得"鏡華的耳飾"的話,那螢的情況就會像瀧川 吉乃一樣化成灰消失)也就是說有拿到鏡華耳飾的話螢的情況便會不一樣,此刻的怜心中湧起了不好的預感。原本還有螢可以一起想辦法截除詛咒,但現在卻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孤軍奮戰。此刻的怜也沒間去想太多,他必須調查螢所留下來的資料看有沒有辦法解除這個詛咒,在調查螢的包包後會一本天倉 螢所遺留下來的筆記本以及一捲錄音帶,此時的怜便拿著錄音帶回到房間聽取這捲錄音帶的內容..

聽完錄音帶可以知道,原來當初久世要就是為了要見零華,(也就是那個追著玩家跑的刺青巫女),才來到這棟房子裡的,而鎮女之一的雨音(久世要 妹)知道後為了要幫助久世要,不惜破壞了久世家長久以來的傳統(禁止男性進入久世之宮)便帶著哥哥進入神社裡面,也因此最後被家主得知此事情之後命令其他三位鎮女處死雨音,而久世要其實就是乙月要,因為最早他是從這棟房子裡被鏡華送出去的,所以他的本性是【久世】。
之後怜在深红房間的上方找到了(響石)靈石耳環,還有一些資料。一想到優雨,想到自己的情况,怜不禁感到悲哀。而身上的刺青似乎也在告訴她,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那個時候,要是出事的人是我就好了....怜内心的痛苦,卻沒辦法對任何人說,回到臥室之後,一進房就發現房間有些異樣,已經夠了,怜也不願意再去多想了,睡吧...也許只有在夢中,才能見到優雨吧...只有在夢中,怜才能得到内心的一點點慰藉....進入第十三刻。



§第十三刻 刺青ノ声 ~シセイノコエ~

第十三刻 ((刺青之聲) 中文劇情連結

怜:優雨 我繼續活著真的沒關係嗎....

  追隨著優雨的身影,怜進入了【刻宮】卻發現原本擺在祭壇上面的那面古鏡不見了,當然沒有任何人會回答怜心中的問題,只得靠她自己來調查了......此時來到【圍繞著庭園盆景的走廊】時,會隱約聽到有人在喊著..只要跟著聲音就可以來到【放映室】。進入放映室之後會看到布簾前面的巫女靈體正說著:好多人...進到我的身體裡面...好多聲音....痛苦...別忘了我說完之後這個靈體便消失了,並在地上發現一塊砌之鏡碎片 五,原來砌之鏡已經破掉了,所以怜必須找回所有的碎片完能再次重新開啟【刻宮】後方的門...追隨著聲音一直向前,來到箱庭を囲む回廊的時候怜又得到了一塊砌之镜碎片 一。往御帘の間去可以得到砌之镜的碎片 三,之後經過着物の间去往吊り牢の間,得到了砌之鏡碎片 二。最後來到木像の間入手最後一塊砌之镜的碎片 四。這樣五塊碎片都齊了,回到刻宫,怜将砌之鏡放在祭壇上,並進入了終之路。進入奈落的時候,怜會看到了零華這個刺青女可憐的遭遇,她被關在囚籠裡面,然後緩緩的放下到奈落。她眼中寫滿的全是悲傷,她伸出手去,想抓住什麼,可是能抓住的只有冰冷的空氣,滿手空留遗恨.....順著長長的通向奈落的階梯往下,怜不時的聽到深深的奈落下傳來的歌聲。在經過第一個鳥居接起的路時,出現了一个巫女姿の少女靈,接着往下又出現了兩個,在封印他們之後...怜進入了最终的門.............前進最終刻。



§最終刻 涯之淵 ~シセイノコエ~

最終刻 (涯之淵) 中文劇情影片連結

终ノ渊——一切的夢,都是從這裡開始的;一切的夢,也將會在這裡終結...

  怜小心翼翼的走進了進到【終之淵】後。在盡頭的走道會發現一扇門..螢就是進入這扇門之後才.......
進入門之後會發現一個手持青燈的男子(久世 要)在尋找著零華,當要發現躺在囚籠地上的零華時,便跪倒在地不斷呼喚著零華..此時的零華似乎有了反應用盡最後的力氣看著自己最思念的人,原本面無表情的零華臉上似乎露出了一點點的笑容..久世要看到零華的笑容後自己也覺得安心多了..

但是快樂重逢並沒有持續多久,突然出現在要深厚的久世家主人毫不留情的給了要致命的一擊。要隨即便倒下了,而零華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最心愛的人死在自己面前,因為久世家主的一刀,奪去了零華的一切,零華心中的憤怒頓時讓零華的靈力擴散開來,此時的家世家主也被這股靈力吞噬。一切化為虛無,所有的生命,也都化成了虛無..伶看到這一幕之後,直覺要她立刻離開這裡,正當怜一步步往後退的時候,原本倒在地上的零華突然站了起來,心中的憤怒給了她力量,痛失愛人的
她決定要毀滅這裡的一切....。

零華一步步逼向怜,看到這種情況怜也沒多想,只能猛然回頭往外頭跑,不過此時門慢慢打開了,零華就這樣向怜展開了攻擊,這也是零華的復仇戰...面對艱辛一戰後,打倒零華之後,一切的詛咒也會跟著結束,怜站在終之淵,望著無邊際的大海,口中念著歌詞,她輕輕的將刺青女那絕望的雙眼合上,並將零華和要安置在船上,送他們遠離這裏,怜希望他們兩個人可以再另外一個世界重逢,並永遠在一起..

目送載著零華跟要的船離去,此時的怜看到海面上站了一堆已經去世的人們,此時燈籠慢慢的朝向大海的盡頭飄去,而那些靈體們則順著燈籠前進的方向緩緩向前移動,就像要回到他們的世界一般,一個接一個靈不斷的走向大海...

在這些靈之中,怜看到了一個非常熟悉的身影,而那個人就是她非常想在見上一面的人-優雨。此時的怜不顧一切的朝著優雨跑去,而臉頰上的淚水就像潰堤的水庫一般,流個不停.....


怜:優雨... 優雨...不要走..這次我也要一起跟你走。
不管什麼時刻...你都陪伴在我身旁...我從你那邊得到了許多東西
就是因為有你..我才能活到現在..
對不起....對不起...
這次我也要一起跟你走。

優雨:謝謝..聽妳這麼說我很高興.不過..我必須要走了
如果你死了的話..我真的會很傷心..只要妳活著的話..我就會永遠活在妳心裡。
所以...所以...我希望妳活下去。


當優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怜就從夢中醒了過來。而原本應該在身上的刺青也沒有再出現過了,原本優雨再離開前必須帶走一樣東西,但是他不願意將怜帶走..所以就選擇將怜身上的刺青詛咒帶走了...

沒有疼痛,看著映在玻璃櫥櫃的自己,身上的刺青已經完全的消失了...
此時優雨將會永遠的活在怜的心中....永遠。 END

PS2701

網友評價
9.2355 人
  • 作品劇情
  • 遊戲畫面
  • 音樂音效
  • 題材創意
  • 耐玩度
  • 83%
  • 65%
  • 60%
  • 30%
  • 26%

我的評價:

相關社團
  • 零 ~ZERO~ 樂園
  • 社團成員: 150
  • 話題數:2256
  • 昨日人氣:115
  • 招募方式:審核制
  • ~零 與 靈~
  • 社團成員: 30
  • 話題數:27
  • 昨日人氣:0
  • 招募方式:審核制
有玩本作品的網友也會玩的
  • PS2
  • 零~ZERO~
  • 收藏: 451
  • 評價: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