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

==滿寵== 字伯寧 山陽昌邑人
十八歲時,為郡裡的督郵,當時郡
 內的李朔等人各自擁有私人部隊,迫害於平民百姓,太守派滿寵糾
 舉他們。李朔等請罪,不再鈔劫略奪。
 後為高平縣令。縣裡人張苞(當然和張飛之子並非同一人)為郡裡
 的督郵,貪贓汙穢受取賄賂,干擾紊亂吏政,。滿寵率領吏卒而出
 逮捕他。後棄官回鄉。
 太祖(曹操)到兗州,徵辟他為從事。等到太祖為大將軍時,辟署
 西曹屬,當許都縣令。當時曹洪身為宗室而親近顯貴,有賓客在境
 內,數次犯法,滿寵逮捕他。曹洪寫信給滿寵,滿寵不聽。曹洪告
 知太祖,太祖召見許都的首長滿寵。滿寵知道他們想要原諒罪犯,
 就立刻把他處死。太祖高興說道:「作事不就該像你這樣嗎﹖」
 前朝(東漢)的太尉楊彪收押到縣裡的牢獄裡,尚書令荀彧、少府
 孔融等一同囑咐滿寵:「只要受辭(問口供),不要加以拷問。」
 滿寵完全沒有告知他們,仍然依法拷問。數日後,要求進見太祖,
 告訴太祖說:
 「楊彪在拷問下也沒有其他不同口供。對要處死的人應該要先彰顯
  他的罪名;此人有名於海內,如果罪名不明白宣布,必定大失人
  民所望,我私下為明公您感到惋惜。」
 太祖因此當天就釋放楊彪。先前,荀彧、孔融聽聞拷問楊彪的消息,
 都感到憤怒,等到因為這處理方式事情得以了結,更加稱善滿寵。
 當時袁紹在河北十分強盛,而汝南是袁紹的本郡,門生、賓客遍佈
 在各縣,擁有兵力拒守。太祖憂心於此,起用滿寵當汝南太守。滿
 寵募集其中服從者五百人,率領攻下二十多處,引誘其他未投降的
 統帥,在席間誅殺十幾人,短時間全都平定。得到民戶兩萬戶,士
 兵兩千人,命令他們從事田業。
 建安十三年,跟隨太祖征伐荊州。大軍還師,留下滿寵行奮威將軍
 之職,屯兵於當陽。後來孫權數次侵擾東方邊陲地帶,又徵召滿寵
 返回再任汝南太守,賜爵關內侯。
 關羽包圍襄陽,滿寵援助征南將軍曹仁屯兵於樊城抵抗他,而當時
 左將軍于禁等軍團因為霖雨江水暴漲被關羽擊敗。關羽猛攻樊城,
 樊城受水浸淋,每有崩壞之處,眾人都驚慌失色。有人告訴曹仁說:
 「今日的危難,不是我們力量所能夠撐過的。可以在關羽包圍網還
 沒完全密合前,乘坐輕舟夜半遁走,雖然失去城池,尚可以保全身
 軀。」滿寵說:
 「山上流下的水流速度甚快,推測不久就會結束。聽說關羽派遣別
  的將領已經在郟下,從許都以南,百姓擾擾(這詞不懂),關羽
  之所以不敢就此推進的原因,是恐懼我軍從後攻擊。今天如果遁
  走,黃河以南,都將不再為我們國家所保有了;您應該要等待下
  去。」
 曹仁說:「十分正確。」滿寵在水中沉下白馬,和軍人盟約立誓。
 旋即徐晃等等援軍到來,滿寵奮力作戰有功,關羽撤退。進封安昌
 亭侯。
 文帝即王位,遷為揚武將軍。破吳軍於江陵有功,改拜伏波將軍,
 屯兵新野。曹魏大軍南征,推進到精湖,滿寵統帥諸軍在前方,與
 吳軍隔水相對。滿寵敕令諸將說:
 「今天晚風十分強烈,賊人必來燒我軍,應該要為此準備。」
 諸軍都作好警備。夜半,吳軍果然派遣十支部隊埋伏於夜間前來燒
 曹軍,滿寵掩擊破吳軍,進封南鄉侯。
 文帝黃初三年,假滿寵節鉞。五年,拜滿寵前將軍。明帝即位,進
 封昌邑侯。明帝太和二年,領豫州刺史。
 太和三年春天,孫吳投降的人說孫吳嚴整兵馬,大張旗鼓揚言要到
 江北狩獵(進攻意),孫權要親自出征。滿寵料想他們一定襲擊西
 陽所以先為準備,孫權聽聞此,引軍退還。
 秋天,曹魏派遣曹休從廬江南進合肥,命令滿寵前往夏口。滿寵上
 疏說:
 「曹休雖然明智果斷但很少用兵,這次所走的路線,背靠湖泊旁臨
  大江,易進而難退,此為兵法上的「窪地」。如果進入無彊口
  (地名),應該要嚴密地作好準備。」
 滿寵上的表還沒有批下來,曹休已行深入。吳軍果然從無彊口截斷
 夾石(地名),威脅曹休還軍路線。曹休與其交戰,結果不利,退
 走。旋即朱靈等軍從後方來到被阻斷的道路,與吳軍相遇。吳軍驚
 而撤走,曹休軍才得以還師。
 該年曹休去世,滿寵以前將軍身分代都督揚州諸軍事。汝南的士兵、
 平民眷戀孺慕,大大小小相互牽引,奔往路途上跟隨,禁止不住。
 護軍(職稱)上表,要殺為首者。朝廷下詔命令滿寵率領他親信的
 士兵千人自行跟隨,其他也完全沒有干涉過問。
 太和四年,拜滿寵為征東將軍。該年冬天,孫權揚言要攻往合肥,
 滿寵上表召集兗州、豫州眾軍團,都集合完成。吳軍隨即退兵,朝
 廷也詔令滿寵恢復原本配制。滿寵認為這次吳軍大舉興兵而又退還,
 並非其本意,這一定是想偽裝退兵使我軍離去,而後折回來乘虛而
 入,攻擊我們於不備,所以就上表請求不要復員。其後十幾天,孫
 權果然再度來襲,到合肥城,不能攻克而還軍。
 翌年,孫吳將領孫布派人到達揚州要求歸降,說:「路途太遠無法
 自己脫身到達,乞求援軍來迎接。」刺史王淩騰遞孫布的信到中央,
 請求兵馬迎接他們。滿寵認為其必有詐,不撥給部隊,而以王淩名
 義寫回信給孫布說:
 「您了解何者為正何者為邪,想要躲避災禍順應天意,十分令人嘉
  許推崇。現在我想要派兵迎接您,然而考量到派的兵少則不足以
  保衛您,派的兵多則消息必會走漏,連遠方都會知道。請暫且先
  祕密作打算,以完成您的志向,而要臨機應變。」
 滿寵隨即被詔書命令必須回朝廷覲見,便敕令留府長史:
 「如果王淩想要前往迎接(孫布),不要給他部隊。」
 王淩後來要不到部隊,就單獨派遣一將率領步、騎兵共七百人前往
 迎接孫布。孫布趁夜攻擊,將領逃脫,士兵死傷超過半數。原來先
 前,滿寵與王淩一同共事,互相不平,王陵的朋黨詆毀滿寵疲憊年
 老,行事悖理荒謬,上表說滿寵年邁又好酒,不可以擔當鎮守一方
 的任務。
 明帝將要召還滿寵,給事中(職稱)郭謀說:「滿寵當汝南太守、
 豫州刺史二十多年,在邊疆有功勳。等到鎮守淮南,吳人都忌憚他。
 如果滿寵不像表上所說的,我們會被孫吳所窺伺。可以召令滿寵回
 朝,以邊疆軍事詢問他來觀察他。」明帝採行這個方法。滿寵到達,
 覲見皇帝,飲酒到一石都不至於有混亂。明帝慰勞他後,遣還回任。
 滿寵屢次表請留在京城,詔令回報說:「以前廉頗食量驚人,馬援
 不離開馬鞍,今天你未老而自己說已經衰老,怎麼和廉頗、馬援相
 反呢﹖希望你安定我們邊境,嘉惠我們中國(曹魏)。」
 
 翌年,孫吳將領陸遜進攻廬江,眾議認為最好儘速趕去救援。滿寵
 說:
 「廬江雖小,將領強勁士兵精良,防守可以抵抗一段時間。而且賊
  軍捨棄船艦登陸兩百里前來,後方空懸,都還希望繼續引誘他們
  前進了。現在應該聽由他們自行推進,只怕他們要逃都來不及。」
 滿寵遂整軍直趨楊宜口(地名)。吳軍聽聞大軍東下,隨即於夜間
 遁走。
 當時孫權年年都有進攻的計畫。明帝青龍元年,滿寵上疏說:
 「合肥城南邊面臨江流湖泊,北邊距離壽春遙遠,賊人攻擊包圍它,
  得以據水為勢;官兵援救它,需要先擊破賊軍主力,然後包圍才
  能被解除。賊人前往非常容易,而軍隊前往救援它十分困難。應
  該要移出城內的軍隊,在城西三十里,有奇險可以倚賴,改立城
  寨以固守,這是要引誘賊軍到平地而壓制他們的歸路,在決策上
  比較方便。」
 護軍將軍蔣濟議及,認為:「既向天下顯示我們弱小,一看到賊軍
 的煙火就摧毀自己的城寨,這是沒有被攻擊就自己認輸,不戰先敗。
 一到這種地步,將會有無限的劫略發生,必定要退守淮北了。」明
 帝因而不准許滿寵的提案。滿寵重新上表說:
 「孫子說,兵者,詭道也。所以有能力卻要顯示自己弱小沒能力給
  對方看,以表面上的有利使對方驕傲,以恐懼顯示給對方看。這
  就是外表與實際條件不一定要互相對應的道理。孫子又說『善動
  敵者形之(善於擺佈敵軍的人,從營造形勢著手)』今天賊人還
  沒到而我們就移動城池向內部退卻,這就是所謂的以營造形勢來
  引誘他們。引誘賊軍遠離船艦水域,慎擇有利的時機而動作,利
  益獲得於戰場,則福祚會出現在內部。」
 尚書趙咨認為滿寵的策略為佳,詔令遂批准下來。
 該年,孫權親自出兵,想要包圍合肥新城,但是因為該處離水遙遠,
 累計二十天不敢下船登陸進攻。滿寵告訴諸將說:
 「孫權得知我移城,必定在他們大庭廣眾裡頭有過大話,今天大舉
  兵馬想要取得功績,雖然不敢進攻過來,必定會上岸炫耀他的軍
  容以顯示國力之有餘。」
 滿寵便暗地裡派遣步、騎兵共六千人,埋伏合肥城附近隱密的地方
 來等待。孫權果然派兵登陸炫耀,滿寵伏兵立刻發動攻擊吳軍,斬
 首數百人,有的人逃竄死在水裡。
 翌年,孫權親自將領號稱十萬兵馬,攻往合肥新城。滿寵馳往救援,
 招募壯士數十人,砍折松樹做為火炬,以麻油澆灌,從上風處放火,
 焚燒吳軍攻城武器,射殺孫權弟弟孫匡的兒子孫泰。吳軍因此退軍。
 明帝青龍三年春天,孫權派遣士兵連同家屬數千家到江北屯墾。到
 八月時,滿寵認為田地收割,男男女女遍布於原野,他們屯墾的士
 兵離城遠的有數百里,因此可以攻擊。派遣長吏都督三軍循長江東
 下,摧毀破壞各屯,焚燒穀物而還(沒有聽說孫權抓狂也許是已經
 輸滿寵輸怕了,只怪當初想出這主意,又露出破綻)。朝廷降詔稱
 美滿寵,因而以其所獲得全部作為將士們的賞賜。
 明帝景初二年,因為滿寵年老,故徵回,遷為太尉。滿寵不費心治
 理自己私人的產業,家裡沒有多餘的財富。朝廷降詔說:「君(你)
 統典兵馬在外,專心為公事煩憂,有行父、祭遵(抱歉這兩位小弟
 不清楚)的風範。遂賜田十頃,穀五百斛,錢二十萬,以彰明清廉、
 忠心、勤儉、節約的節義。」滿寵前前後後增加封邑,共九千六百
 戶,封子孫二人為亭侯。正始三年滿寵去世,諡曰景侯。兒子滿偉
 嗣爵。滿偉以風格氣度知名,官至衛尉。
 注:中國古代並沒有嚴格的文武分途,有許多人物都是出將入相的。且諸葛瑾、滿寵並非以文官的身份統軍,雖然他們一樣具有文職,但是同時也兼有武職。如魯肅本來就是武將,但是小說卻將他描寫為一個文官。像諸葛瑾、滿寵這類的將領,之所以被認定為文官,純粹只是受《三國演義》的影響。
有看本作品的網友也會看的

資料統計中。

關連商品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