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創作

91 篇 創作
1 GP找回原有的桐生【第三章】殺戮(一)

▎桐生善達 「父親,開門。」 「父親,開門。」 或許是聽不到裡面的動靜,茜與「薊」呼喊著。 確實,不該存在雙份聲音。桐生善達緊張看著薊。 當他發現薊也緊張看著他,桐生善達馬上抓起扳手。 「不要傷害茜姊姊!」 「不會,只是防身。」 桐生善達定下神色,緩緩握住門把。 「父親,開門。」 「父親,開門。」 ...繼續閱讀

1 GP找回原有的桐生【第二章】人形‧軀(三)

▎桐生薊 「茜姊姊,不要找了……」 看著茜翻箱倒櫃,薊咕噥。 「父親說那是軀,軀很可怕……」 當茜從居間移動到人形間,薊跟上。 從中午過後,桐生善達就不在家了,而他大多不在家的時候都是為了工作。 「一定在這裡……只剩下這裡了……」 茜走到櫥櫃前。將整個家中搜索一遍,她是第二次來到人形間。 第一次進入...繼續閱讀

1 GP找回原有的桐生【第二章】人形‧軀(二)

▎桐生善達 「薊,快看!父親回來了。」 一進到家門,桐生善達就看到高興的茜站在玄關,牽著人形的手搖擺。 桐生善達暗忖茜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當初他搬運人形花費不少工夫。 「父親,看!薊也回來了。」 「我回來了,大家一起吃晚餐吧。」 桐生善達笑了笑,摸了摸茜的頭。 雖然想起紅贄祭仍然有疙瘩,但看著茜與人...繼續閱讀

1 GP找回原有的桐生【第二章】人形‧軀(一)

▎桐生茜 「茜,看看這個。」 一早,桐生善達就搖著茜的肩膀。 就算父親做得再多,也已經累了。茜抿著嘴,將身體轉過去。 天色還沒亮,就算此刻的茜也是賴床的小孩,無法抵擋陣陣睡意。 「茜,看看這是誰?是薊,薊回來了。」 聽到桐生善達這麼說,茜彷彿整個人清醒了。 茜從床鋪坐起身。除了看見父親消瘦的臉孔,接...繼續閱讀

1 GP找回原有的桐生【第一章】合而為一(二)

「茜姊姊!」 薊坐在茜身邊,茜仍然熟睡著。 「起來了!我們去玩『跑掉』的遊戲!」 薊還是希望,茜有天能跟桐生善達一樣,靈犀地感受到她說的話。 「父親哭了,我們去笑父親!」 薊不曾放棄。 「太陽出來了,父親要被工作吃掉了!」 茜總是沒聽見。 「我去救父親。」 所以,她只能這樣,一直扮演兩頭跑的角色。 ...繼續閱讀

1 GP找回原有的桐生【第一章】合而為一(一)

▎桐生善達 桐生善達端著晚餐來到茜的房間。 日復一日,茜始終坐在角落,呢喃著同一句話: 「為……什麼……要殺呢……」 最初,茜還會對他發脾氣,大吵大鬧說要找回薊。可是當她哭著跑到家門前,看見印有紅蝶紋樣的燈籠只能坐在地上大哭,回到家見到雙份的物品更是令她崩潰。 薊在紅贄祭後化為紅蝶,茜成為鬼隻,桐生...繼續閱讀

0 GP找回原有的桐生【序章】

殺…… 殺了我…… 這樣,我們就可以合而為一…… 不算強烈的窒息感並沒有讓我馬上昏迷,也沒有讓我因吸取不到空氣陷入瘋狂的慌亂。早已從冰冷轉暖的手掌緊緊掐在我的脖子上,但那股力道始終差了一點。 氧氣一點一滴從喉間壓迫出去很痛苦。不是一擊斃殺得致命,卻讓我雙手握住姊姊那雙想讓我致死的雙臂上。看著斗大的淚...繼續閱讀

1 GP挖掘的幸福

深夜時段~來分享首符合這時段的好歌!!蝶編曲:戸倉弘智作詞:天野月子作曲:天野月子 歌手:天野月子地下に潜り穴を掘り続けたどこに続く穴かは知らずに土に濡れたスコープを片手に君の腕を探していたつぎはぎの幸せを寄せ集め蒔きながら君の強さに押し潰されてた焼けつき焼けつき 剥がれない掌の跡ちぎれた翼で朱く染...繼續閱讀

0 GP《血染蝶影》--再次重逢,再次撕心。

「唔……」一名留有長髮,身著樸素的制服以及純白的蕾絲裙,看似個高卻又有些膽怯。「這裡是……」她望向四周,紫紅色的迷霧包圍著她,空氣中有些沉重的氣息,頓時……「赤紅色的……蝴蝶……?」她輕喚一聲,那紅蝶便輕盈地拍了拍雙翅,「總覺得,那蝴蝶有點寂寞呢……」少女思索著,觸及紅蝶的那剎那,她聽見了--。……...繼續閱讀

0 GP《八重遙憶》之十六

十六.最終回黑夜的巨宅裡,十五歲少女向屋舍的最深處疾馳,手裡緊抱著一架老式照相機。「姐姐…我馬上來救妳!」與大約百年前的最後一任雙子巫女極相似的容貌,少女.天倉澪才剛剛與眾多可怕的怨靈們戰鬥,此刻卻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地,勇敢向地底的最深處跑去。曾經,被諱言為『那個』的正體是——名為『虛』(虚)的黃...繼續閱讀

0 GP《八重遙憶》之十五

十五我想起來了。記憶的裂口,重新被片片斷斷的影像縫合、編織。往前舖至那段失去的少女時代。皆神村。我與雙胞妹妹出生成長的村落,位在深山中,與世隔絕的地方。黑澤。我原本的姓氏。是皆神村最大的家族;而我,原本是最後一任巫女之一。紗重。早我出生幾分鐘的妹妹,自小體弱多病又依賴,是我心中最深的牽掛。紅贄祭。做...繼續閱讀

0 GP《八重遙憶》之十四

十四沒有月亮的夜晚,世界近乎黑白。天空浮著濁雲,只能隱約看見小道兩旁的樹木,連前進的方向都無法確定。不敢有光,縱然正逃往光明;不敢回頭,縱然是自己生長的村莊。「紗重,準備跑!」剛踏出暮羽神社背面的小通道,迎面吹來夜晚森林的陣陣陰風。此次(也是最後一次)紅贄祭的主角,雙子巫女之一.八重,向跟在背後的妹...繼續閱讀

0 GP《八重遙憶》之十三

十三我想,世上沒人有過這種經驗,也不會想要有這種經驗。站在滿地橫亂、破碎、血濺四方的屍體『地毯』上。認得出這個空間,熟悉的冰室邸,有著櫻花樹的中庭。認得出天空的烏雲密佈,認得出自己站在通往中庭的小階上……認得出,遙遙相對的月讀堂(月読堂)階前,白衣黑長髮的少女。明明外表年紀大上許多,我卻直覺認定她就...繼續閱讀

0 GP《八重遙憶》之十二

十二深夜,往皆神村槌原家路上。少女身著夜色的和服,小心翼翼奔跑著。不敢揚起任何塵灰與腳步聲,她向著村中第二禁忌的處所——關著現任『鬼隻』的倉庫前進。那位鬼隻是她的摯友,但身為村長女兒的她,卻沒辦法把這位可憐的少年救出來。探進旁邊的小道,繞至倉庫背面,少年已經在鐵窗前等著她。「對不起…樹月君…」「沒關...繼續閱讀

0 GP《八重遙憶》之十一

十一「美琴!!」驚醒的瞬間,視野一片空白。是白晝,已經到早上了嗎?這裡是哪裡?二樓的等候室。我昨晚在哪裡?好像是中庭走廊……那麼,我又是怎麼回到二樓來的?好靜。白晝的空氣靜得令人懷疑,此時身處的世界才是夢境。對,那一定是夢。那個美琴與小孩們玩捉迷藏的夢…那個長手老人的夢…!急急忙忙起身,也顧不得近日...繼續閱讀

0 GP《八重遙憶》之十

之十紗重直到中午都還沒醒來,陷於惡夢的泥淖中。八重將冰涼的毛巾蓋在妹妹額上以降低熱度。這麼巨大的打擊,連她自己都有些分不清楚此刻是在夢裡?還是現實?立花兄弟的陽祭失敗了。聽說樹月在『那個』的旁邊,在眾神官的監視下,向睦月伸出雙手,絞殺。這本來是正常的紅贄祭程序。但就在作出這個舉動瞬間,樹月的雙手由睦...繼續閱讀

0 GP《八重遙憶》之九

之九抬頭,低頭。遠望,近看。走到樓上,走到樓下。每一個地方,都有『人』在。滿滿的人。冰室邸裡,除去良藏和我之外,都是『人』…但只有兩種腳步聲,我的和他的。即使『他們』四處可見,卻從未有『人』透露,那個白衣小女孩在哪裡,美琴又被她帶到哪裡去了?躺在床上,我的腦袋不曾休息過。不停地、不停地收集著我所看到...繼續閱讀

0 GP《八重遙憶》之八

之八沒有月光的夜晚,窗櫺外的世界一片深凝。憑著一只燭光,少女在窗櫺下寫著信。很無奈的信。幾句客套話之後停筆,搖頭,撤去一張信紙;再寫,又搖頭撤去一張。弄到最後,她終於決定直接切入主題:向即將接到信的人,講述關於紅贄祭的事情。雖然只有神官、忌人等特別職業才會知道紅贄祭真正的內容,一般村民只知道『先巫女...繼續閱讀

0 GP《八重遙憶》之七

之七狹小的琴房(琴の部屋)中,飄浮著一具黑色的不名物體…像人,也像溺於水中的藻絲…詭異地在這個沒有水的空間遊蕩…「這…」見到眼前的景象,我嚇得跌坐在地,一手拖著搖晃不已的相機退到納戶邊去。「咕……」像是溺死的屍體一般,眼前這個『非人界』的東西,飄曳著黑色的細絲,像是威脅般繞著房間旋轉…「怎麼辦?」我...繼續閱讀

1 GP《八重遙憶》之六

之六在皆神村,有一對很特別的房子。為什麼說是『一對房子』呢?因為兩棟房子不僅格局左右對襯,彼此還有天橋與地道相通。聽說這是在紅贄儀式期間,讓執行儀式的雙子分開淨身而暫住的家庭。因為雙子巫女或雙生御子,是要鎮壓『那個』的,不能讓其純潔的神力受到任何俗世污染。這對淨身所用的暫住家庭,其中之一,便是立花家...繼續閱讀

網友評價
4.7
439人評價
1~5 星各自代表 1~5 分,將分數加總後除以總評價人數即為總平均分數。
已評價過
點擊填寫評價
圖片影片
有玩本作品的網友也會玩的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